=͟͟͞͞ soap

脑洞一堆堆,一直脑一直爽

进行一个浅摸

被hooty烦到的亲王

【视频剪辑】1965

【【盾冬】1965 歌词向-哔哩哔哩】 https://b23.tv/37kLDWh 

无需多言,欣赏歌曲

Can we go back to the world we had?

求文

有人知道有一篇桃为了演一个do  m角色打电话问包然后他们俩去了俱乐部,然后包是原来里面的老会员(?)但是因为一些原因他好长时间没有去,然后他们参观了一圈,有一个男的想叫包一起玩,包不想,然后桃包就默契地说已经有伴了,然后他们就,嗯。这篇文叫什么是哪一个太太的,哪里可以看到😭

【补档】只是一个pwp

补档略改
简介:回复记忆的冬兵来帮Steve干架,并被他干了
密码:soap

【脑洞】因为你只是一只小猫咪啊!

设定:一家魔药店卖的药剂里面有一种叫“因为它只是一只小猫咪啊”,喝了这个药在一段时间内,无论做啥别人都会原谅你,因为你只是一只小猫咪啊。
限制:不能做违法的事,对讨厌猫的人无效

bucky在和Sam晨跑前喝了一点,on you right!
Sam:okok,fine。【谁让他只是一只可爱的小猫咪呢。】
Steve跟着超车,on you left!
Sam:fu*k you Rogers!(并在Steve下一圈超车的时候踹了他一脚)

bucky与Steve在餐厅亲热的时候不小心把nat最喜欢的猫爪杯打碎了,听到有杯子破碎的声音,nat急忙来查看。聪明的bucky当机立断摸出魔药喝了一口,于是,Steve被暴揍了一顿。
bucky:嘿嘿!
Steve:qAq

征集九头蛇的10000000种杀法

振金,当红主播直播花式料理章鱼,总计1000余只

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

欢迎大家收看今日直播

 以上纯属瞎讲
现征集九头蛇的10000000种杀法(例:碳烤,刺身

被采纳的料理方法将由冬日主播亲自操刀实施

欢迎大家届时收看冬日的直播~
都是假的

所以如题征集一下料理🐙的各种方法,不一定要那种一听就非常好吃的,搞怪的也可以(滑稽. gif)

截止到4.1 早上8点

一个脑洞罢了

搭配歌曲salvatore食用更佳
https://music.163.com/song?id=34690881&userid=485960265

---------------------------------------------------------------------------------

——老柯被派去卧底在敌方
——小王子被俘虏

Curtis告诉Jack,自己是夏伊洛那边派来的卧底。
老柯对俘虏小王子很好,Jack觉得因为他是王子所以才有此待遇。

没有人没有去救小王子。

但每周都有来自夏伊洛的信件,而老柯从来不让Jack看,只是告诉他大概讲了什么。

Jack一直问他什么时候可以回去,都被老柯糊过去了。

那天老柯外出处理事物,Jack偷偷潜入看到那封信。
信里附着的,是印着Jack死亡的报纸。

Curtis回来找到了默默流泪的Jack。
他沉默地陪在Jack旁边,等Jack哭完,他告诉Jack自己可以拨出一部分军队来支持Jack发动政变,但是也不是没有代价的,Jack要拿出他所有的东西来交换。

Curtis告诉Jack,自己很讨厌现在的国王和他的政策,所以他已经反叛了,只是装作还是卧底。

Jack谋划政变的过程中,得到了很多Curtis的帮助。
当然,他用自己一点点地还尽这些不菲的债务。

他故作轻松地问过Curtis,要是自己得不到上天的认可怎么办,他是踏在夏伊洛人民的尸体上登上王位的。Curtis放下沾着血的枪,轻轻吻上了他的额头:“那在你登基那天,我就偷偷在你发胶里面掺上花蜜。”




在与国王亲卫的对抗中,Curtis不幸掉下瀑布。

Jack派人搜寻了整整一个星期,没有Curtis活着的迹象,但也未见到他的尸体。

在小王子Jack登基的那天,不知从哪里飞来一群蝴蝶,不是黄色的夏伊洛圣蝶,它们的颜色就和Curtis的眼睛一样,是深邃的蓝。
“是你吗?Curtis…你来为我赐福了吗?”小王子,哦不,Jack国王呢喃道,“我的Curtis……是你来祝福我成为国王了吗?”

Jack笑着留下了泪。

有一只比别的更加闪耀的还点红色的蓝蝴蝶,轻轻停在了Jack的脸上,似是在吻去他脸颊上的那滴泪水。

就像Curtis曾经那样,在他留下快乐的,悲伤的,或是因快感而留下的泪水时,轻轻吻去那些泪水。

Jack带着那顶他梦寐以求的王冠走到了露台的最前端。

国王笑着,俯视着齐声高呼自己名字的民众。

他似乎看到了那熟悉的身影。

一抹蓝转瞬即逝。

【盾冬】脑洞,事(*^▽^)后清晨(香水

bucky对香水啥的比较有研究然后Steve是一窍不通,有天晚上Steve欺负bucky欺负狠了(大概这个意思)
第二天早上Steve去上班之前bucky小调皮为他选了事(*^▽^)后清晨(香水)。
上班遇到nat和旺达她们惊讶地盯了Steve(认出是事后清晨)夸Steve喷的香水很合适,Steve虽然很疑惑很有礼貌地谢过nat和旺达,并告诉她们这是bucky为他选的,两位女士对视一眼露出了神秘的微笑。
下午Steve吃完饭从外面回来发现大家都笑嘻嘻看着他,Steve:???

有哪位太太想写写吗
(发出的脑洞各位太太看的上想写的私戳一下要一个授权就可以啦)

—I'm laying here in the darkness

—Caught in the madness

—I'm losing my mind
摘自Soldier

做了一个沉沦冬哥,你大盾在路上了。
本来想做另外半个大盾拯救冬哥的,但是效果不太好,等等做一个在一个球里面的。
PS.这就是我黑桃p没有wp后文一个字没动的原因(不是,没有动力了

🚫二传,商用

【盾冬】Chase your heart(一)

@青锋(步入高三年更选手) 的联文,这篇是他们的过去,将由青锋带来Steve和bucky的现在和未来

切黑盾❌人鱼冬
(本文为小豆芽❌人鱼詹)

七夕快乐(?

失算了

身体沉入墨蓝的深海,海面上鲜红的火光和爆炸的轰鸣变得沉重而细微。
Steve牵动嘴角露出一个苦涩的笑,真是不甘心啊,就差一点……皮尔斯这个老狐狸…
肺中的氧气化作一个个小小的气泡向上浮去,黑斑渐渐出现在被海水刺痛的眼上。

在他失去意识之前,他似乎又看到了,那双灰绿的眼睛。

 

海上的火光和轰鸣惊动了深海底下沉睡的人鱼,大火印着蓝绿色闪光,像离弦的箭一般飞速向海面冲去。

是哪个王八犊子在我的领地上放火???气呼呼的人鱼急匆匆地游,一面躲开下沉的木头,断裂的钢筋,还有……一个金色头发的男人。

金色头发在透过海水的阳光和火光的照耀下浮动,引诱着人鱼前去。
他抱起那位男人,看清了他那双蓝色的眼。
这一幕竟如此的熟悉……

 

“天哪……(谁?人鱼努力想要回忆起他的名字)你怎么又掉水里了,你还没学会游泳,他们绑的那么紧,要是没有我你早死了punk!”记忆中的他也是这么抱着一个瘦弱的男孩浮在水面上,金发男孩咳嗽着吐出了些海水,“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了,不是因为有你嘛,jerk。”“事不过三,最好能保证是最后一次,否则…”他抬起骨节分明的手拨开了人鱼愤怒地快冒火的绿眼前的一缕棕色发丝,几乎没有血色的嘴唇一张一合“……”
什么……什么……s…ste……

身后的又一次爆炸声将人鱼拉出回忆,他烦躁地甩了甩尾鳍,抱着Steve向爆炸相反的地方游去。不管了,先将这个人类带到安全的地方去。

 

 

 

刺鼻的胡味呛醒了Steve,自己……还没有死吗?
映入眼帘的是漆黑山洞中跳动的火光,和火上冒着黑烟的铁皮罐。
看来,自己是被救了。Steve心中不由得一阵狂喜,糊味和闪着火光的山洞,那一双绿色的眼睛。
会不会是他?救了自己无数次的……bucky。

 Steve自嘲地摇了摇头,怎么可能呢?bucky应该不会再在人类活动的地方出现了,毕竟人类,或者说是九头蛇……他咬了咬牙,蓝色的眼里闪过一丝红光,我要杀光他们。

 

 

bucky本来是一条健壮美丽的人鱼,多亏了他不间断的锻炼,就算他只有30岁(人鱼比人类寿命长一倍),已经小有肌肉,六块腹肌和饱满的胸脯引来多少人鱼姑娘爱慕的目光,他还有着比一般人鱼还靓丽的,碧绿中带点蓝的尾翼。

而Steve,在他14岁的时候还是一株干瘪的小豆芽,常年的营养不良,使他长的又矮又瘦,因此经常遭到大孩子们无故的毒打,但Steve总是能一次次站起来反抗,渐渐地打骂Steve变得无趣起来,于是他们想到了新的玩法。
将Steve牢牢绑在漏水的船上,再将船送出海,随后开心地笑着,大声和Steve告别,驾船而去。

冰冷的海水一点点淹没他小小的身躯,拍打在船身上的声音宛如海妖的低吟,来吧,一切都结束了,别做徒劳的挣扎了,来吧……
或许……真的…Steve叹了口气,他们绑得很紧,粗糙的草绳勒在他苍白的皮肤上,使他几乎全身动弹不得,只有两只瘦弱的手可以转动,可这又有什么用呢?

他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嗨嗨,醒醒。”

唔……谁…

“别是死了吧,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救上了的。”身前一个软软的声音嘟嘟囔囔,Steve感到胸口上贴上了一个暖暖的东西。“还有心跳,应该还没有嗝屁,喂,你醒醒啊!”

“咳咳…咳…你再晃下去我就真的要死了…”

面前是一双兴奋而又好奇的绿眼睛,正好奇地打量着他。

“谢谢你救了我…额,为什么有一股胡味?”

“啊啊啊啊糟了!”男孩急匆匆地奔向火堆“天哪,都全部烧干了,唉…”

天哪……这个男孩…

绿蓝色的鱼尾在噼噼啪啪的火光的照耀下泛着光。

他……

“你…是人鱼?”

“嗯,对啊。我叫James Buchanan Barnes,你呢,小豆芽?”

“bucky?”

“唔…”不知道是Steve的错觉,还是火光的跳动,bucky眼睛似乎亮了一下。

“我叫SteveRogers,谢谢你救了我。”Steve顿了顿,犹豫地张张口,但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嗯?怎么了,小豆芽菜?”

“人鱼是真实存在的?”

“看看我,”bucky向Steve挪了挪,鱼尾在岩石上滑过,留下闪闪反光的水渍“我不就在你的面前吗?”

“……你为什么救我?”

“这个嘛…”人鱼挠了挠头,“我本来在海底休息,马达的轰鸣声吵死了,所以我上来想教训教训他们,然后我就看到他们扔下你跑了,弄断那些绳子可是费了我不少力呢。”

“你不怕我叫别人来抓你吗?”

Steve有一本童话书,他经常在街角的垃圾桶附近找到些书,封皮破破烂烂但不影响阅读。书里面就有将人鱼的故事,可是善良的人鱼总是没有一个好下场。要是人们发现世界上真的有人鱼,那他们……

“那对不起了,你得一直一直住在这里了,不过我会给你带吃的。”

“这样也好。”Steve叹了口气躺在冰冷的石头上。

6岁孤儿院倒闭,他去工厂找了份工作,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只为获得那几美元,稍微马虎一点就要遭到工厂主的打骂,每天都是又累又饿。无论是在哪里都没有一个朋友……这样的生活真不如一直呆在这个还算可以的崖洞到死。

只是……

“只是…你能不能给我弄些纸和笔?要一整天呆在这里啥都不敢可要闲地发霉了。”

“纸和笔?你要那些干什么?”

“画画,还有记些东西。”

“你还会画画?”

“对。”得到了回答的bucky立刻拉着Steve向洞口走去。“快给我画画小鹿是长什么样的,我只听Sam说过,哦对了,Sam是一只白颊林莺,他见过那些小鹿还有好多好多美丽的动物,可惜它就是个艺术白痴,画出来的东西根本认不出来是什么。”

“它怎么画?像这样拿树枝在地上乱戳一气吗?”

“没错!就是这样!快点开始你的作画吧!”

 

和bucky在一起的日子总是美妙快活的,但bucky并没有像他所说的那样将Steve“囚禁”在小岛直至生命的尽头,他送Steve回到了陆地,却支支吾吾不愿说出原因。

 

而他最后一次看到bucky是在九头蛇潮湿阴森的排水管里。那双绿色的眼睛带着复杂的情绪,久久地望着他,直到Steve伸手推他小声催促他离开。

 

bucky被抓住了,被九头蛇抓住了。

“你说这是真的吗,我们真的捉到一只人鱼?”

“那肯定的,我昨天和直接参与抓捕的兄弟一起喝酒呢,听说那人鱼被拉上来的时候还流泪了…”

“哇,那眼泪有没有变成珍珠?”“那你可想多了,不过听说他有一条漂亮的绿色尾巴……”

不是的,不可能,世界上绿色尾巴的人鱼多了去了,不可能是他……bucky那么聪明,不可能…

“说来也奇怪,无论是投再香的饵还是用亮晶晶的饰品引诱他都没有上钩,你猜猜他是怎么被抓住的?”“怎么?”“听说是找了个人装作溺水,那人鱼就像离弦的箭一样,咻的一下就跑过来救他了……”

“干什么呢,干什么呢,快去干活,在这里嚼什么舌根!注意力专注点!这些宝贵的仪器弄坏了把你们器官一个个卖了都赔不起!”左拉气愤地挥着手里的文件“你,过来。测试C704号药剂。”

不…不…不不不……是自己…是自己害了bucky,是我……我……

“干什么呢,叫你没有听到?”

他抬起脸,扭曲的神情,蒙上水雾的蓝眼睛吓了左拉一跳。

“C704号药剂只是具有强麻醉性,不会致命。我们已经做过多次实验了,放心吧Steve。”

厄斯金博士拍拍Steve窄瘦的肩膀,痛苦和无奈的黑眼对上悲愤自责的蓝眼。一声轻飘飘的叹息从厄斯金嘴里露出,他真的很反对左拉的人体实验,可又没办法阻止。包括那只人鱼……他又重重叹了口气,自己只能为他争取到在取样前麻醉,而左拉却一直反对说是会影响效果。

他还记得那条人鱼被捞上来时愤怒地嘶吼,还有从他美丽的绿色眼里滑落的泪水。他分明是有着人类的感情,有着同情心,那么善良,比贪婪残酷的人类好的多的多了。怎么忍心这样对待一个美好的生物呢。

 

“他们说的人鱼是真的吗?”Steve被束在手术台上,看着左拉拔除试剂的盖子。“怎么?你对人鱼很感兴趣?”他甩甩手上的针筒心不在焉地反问Steve。“要是世界上真的有人鱼,我也想去看看他长的什么样,和童话书里说的一不一样。”

左拉用针筒吸了一些药剂,看向了Steve“你想看人鱼?如果你答应做一个实验我就让你去喂鱼。”他干裂的嘴角向上扬起,勾勒出一个十分难看的笑容。bucky已经咬伤了好几个给他喂食的人了,好的只是咬掉一块肉,运气差些的都被咬掉一个胳膊。

“我愿意!无论什么实验我都愿意!”

“那就……”

“不行!左拉,他还是个孩子!”“他已经17岁了厄斯金博士,要不是……上战场……强化……”Steve努力想要保持清醒听清他们的谈话,但C704真的很强效,只是那么几秒,他已经张不开眼了。

 

 

bucky蜷缩在水箱的角落里,浓厚消毒水味的自来水代替了咸腥的海水,冰冷的无机玻璃代替了柔软的海草和松软的沙子。

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吃过东西了,最后一次进食还是一口肮脏人类的肉。

Nat和Sam说得对,人类就是一种阴险狡诈冷酷无情的东西,不……不包括steive。他那么好,给自己讲故事,烤香喷喷的烤鱼吃,每次都是Steve先让bucky一口咬掉最嫩刺最少的鱼肚,自己吃剩下的。他还会烧好吃的海带贝壳汤,有时是鱼汤,要是能弄到他口中所说的胡椒粉就好了,那将是多么美味的东西。

Steve……好想在死之前再见一眼他……不知道这小豆芽还有没有被该死的人类欺负,要是他们再把Steve扔到海里……

对不住了Stevie……bucky哥哥再也没办法去救你了。

他哽咽着抱住自己的尾巴,绿蓝色的鱼尾硬是被拔去好些鳞片,露出被保护着的脆弱皮肤。抱住尾巴的暂白皮肤上有着多个快消失的针眼。

Steve……

一只手抚上了他的脑袋,bucky条件反射地一口咬上那只手,待他死死咬住那只手,他才发现,那只手不似前面拿着塞有药片的鱼的健壮的手,它节骨分明,几乎是瘦得要皮包骨头了。

他猛地松开口,抬头望向手的主人。

“bucky,我找到你了。”

tbc
我可以拥有红心心和小手手吗_(:::з」∠)_